首页 > 财经新闻 > 正文

北京博士十年租房记:习惯搬来搬去

     时间:2018-03-01 06:07:11

北京博士十年租房记:习惯搬来搬去

  2008年夏天,北京奥运会前夕,我从外地来北京念博士,妻子毕业后留在北京一家公司工作。我们租房生活就这样开始了。当时我以为,我们将来或许会搬到南方某个二三线城市,找个大学教书,展开另一种人生轨迹。然而,我们在北京一住就是十年。搬来搬去的生活。

  当时第一次租房,是跟一对夫妻朋友一起,合租一套装修中等的小两居。地点在现在的13号线芍药居地铁站附近。那时,我们两家都觉得,两对夫妻合住,比跟单身青年一起住要好。这套房子是通过中介租到的,租金2500元。在北京的北三环和北四环之间,这样的小两居,当时租金都差不多这水平。我们选了次卧,每月租金1100元。这笔租金约占妻子个人收入的三分之一。

  2008年前后,这个租金收入比,在职场新人中比较普遍。因为是与朋友合租,租房和搬家都比较顺利。真正难的,是两家的日常生活。尽管合住的是熟人,但介入彼此生活太多,自然会发现人的另一面——比如夫妻过激的争吵。时间一长,两家人都略微感到尴尬;大家都是职场新人,也缺乏化解尴尬的技巧。尽管相敬如宾,但结束了一年的合租生活后,我们两家也就不常联系了。

  2009年夏天,我们搬到惠新西街附近的小关。小区背后有菜市场和各种小馆子,地铁口附近有大超市。尽管房子旧一点,但生活方便,房租仅1300元。我们跟二房东租的房子,他与我们各住一间,并坚持小三居只住两户,还留下一个小小的单间。其实房子也不算拥挤。不过,与人合租,哪怕再和谐,居住体验也不是最佳的。我毕业后在北京工作,那年恰好妹妹也来北京工作。我们开始一大家人单独租一套房。

  2011年上半年,我们一家人在北四环中路惠新西街地铁站附近找到一套单独的两居,房租4000多元,共租省了不少钱。房子还是通过中介找的,虽然花了很多时间,但最后还算满意,一家人可以住得更惬意些。为了老婆工作方便,我们希望住在公司附近,减少上下班通勤时间和精力的无谓消耗,所以一直跟着她公司搬迁。她所在公司不断发展壮大,我们两三年就要搬一次。

  2013年,公司搬到西北边的上地一带,我们还在回龙观住了一年。之后,我们跟着公司搬到了北京的东边,应该会在较长时间内安定下来。我们开始不习惯一两年就搬一次家的生活。十年下来,因为一家人相互照应,搬家五六次,我们也慢慢习惯了在北京搬来搬去。我们暂时没有小孩,因此没有太大的麻烦。另外,我们一家人可以经常做做饭,年纪越大,就越希望一日三餐规律一些。

  2015年前后,北京房价有小幅回落。我们两口子省吃俭用,凑足100万出头的首付,在北京东五环附近买了个小房子。每月要还贷七八千。尽管小区有点偏,但开往通州的地铁会经过,目前正在施工。尽管我们一直没有住进自己的房子,但在异乡漂泊,总觉得有个自己的房子才踏实。我们把房子出租出去,房租四五千元之间,也可适当补贴租房成本。

北京博士十年租房记:习惯搬来搬去

  惠新的住宅,北京亚运会前后,十三陵库区农民搬迁到近郊,集中安置修建的塔楼。楼下就是地铁站,北四环边上,普通两居租金如今6000元上下。本文图片均来自作者。租金上涨和GDP挂钩。北京租房市场紧俏,明显更有利于卖方,房租上涨也比较快;租户要承担相当于一个月租金的中介费。北京的中介公司和房东,一般倾向于较短的合同期,合同通常为期一年,一年要议价一次。

  2013年,我与妻子去德国旅游,法兰克福的留学生朋友告诉我们,他们的租房合同期是五年,议定的房价五年内基本不变。长期租赁的人都喜欢这样的合同;但这样的合同在北京几乎没见过。我表弟在北京租房,也曾通过中介公司找到一个房东,签过一个多年期合同,但三方约定,每年租金上调8%。我问表弟,当时根据什么来确定上涨幅度?他回答到,租金上涨幅度跟当时的GDP数字挂钩。

  北京房价上涨一直带动租金上涨。我们最开始租房时,租金比例约是职场新人收入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。经过多年上涨,如果以单独住一间房计,北京普遍的租金水平,可能已超过当下职场新人收入的一半。 因此,北京很多职场新人,开始两三年,为控制租房成本,不得不忍受跟陌生人合租一间房的尴尬。

上一篇:老人外出旅游八项注意【户外旅游吧】
下一篇:最后一页